爱不是彼此的凝视,而是朝一个方向努力!
分类:诗词歌赋

                                1

“诗人也是一种痴鸟。他把他的柔软的心窝紧抵着蔷薇的花刺,口里不住地唱着星月的光辉与希望,非到他的心血滴出来把白花染成大红他不住口。他的痛苦与快乐是深沉的一片。”这是徐志摩在他《猛虎集》序文中写的。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近日,多地赢来降雪,大家都沉浸在雪的世界里,赏雪景,堆雪人,闹雪花,无不开心快乐。

所以我想很少有人能成为像他那样的诗人,但这不影响我们来享受诗带给我们美的享受。我想,诗是一定要读出来的,你才能体会她的美,今天希望大家都来读一读这首徐志摩的《雪花的快乐》,希望在这个冬季带给你们温暖的快乐。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有多人喜欢雪是因为它洁白无瑕,掩盖了世间一切污秽。

雪花的快乐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扬,飞扬,飞扬,——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有些人喜欢雪是因为让人间换新颜,有了别样的风景和体验。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
  盈盈的②,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①此诗写于1924年12月30日。发表于1925年1月17日《现代评论》第一卷第6期。
  ②亦作凝凝的。 

虽然喜欢的缘由各有不同,但是,雪降人间。大家都是快乐的。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诗人徐志摩在他的《猛虎集》序文中写道:“诗人也是一种痴鸟,他把他的柔软的心窝紧抵着蔷薇的花刺,口里不住地唱着星月的光辉与人类的希望,非到他的心血滴出来把白花染成大红他不住口。他的痛苦与快乐是深成的一片。”如果把徐诗中《雪花的快乐》、《再别康桥》和《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个方向吹》(以下简称《雪花》、《康桥》、《风》)放在一起,它们正好从这样的角度展示了诗人写作的连续、希望与理想追寻的深入。这实在是一个有趣的比较,因为这三首名篇风格之一致,内在韵脉之清晰,很易令人想到茅盾的一句话:“不是徐志摩,做不出这首诗!”(茅盾《徐志摩论》)
  徐诗中表现理想和希望感情最为激烈、思想最为激进的诗篇当推《婴儿》。然而,最真实传达“一个曾经单纯信仰的,流入怀疑的颓废”(《猛虎集》志摩自序)诗人心路历程的诗作,却是上述三首。在现代主义阶段,象征不仅作为一种艺术手段,更是一种思维方式。诗人朝向一生信仰的心路历程是一个纷繁的文学世界,其中曲折的足迹读者往往需追随及终点方恍然大悟。胡适之在《追忆志摩》中指出:“他的人生观真是一种单纯的信仰,这里面只有三个大字:一个是爱,一个是自由,一个是美。……他的一生的历史,只是他追求这个单纯信仰实现的历史。”(《新月》四卷一期《志摩纪念号》)是的,徐志摩用了许多文字来抵抗现实世界的重荷、复杂,在现实世界的摧毁面前,他最终保持的却是“雪花的快乐”、“康桥的梦”及“我不知道风在哪个方向吹”的无限惆怅。如果说现代诗的本质就是诗人穿越现实去获取内心清白、坚守理想高贵(传统诗是建筑于理想尚未破裂的古典主义时代的。),那么,我们不难理解人们对于《雪花》、《康桥》和《风》的偏爱。
  《雪花的快乐》无疑是一首纯诗(即瓦雷里所提出的纯诗)。在这里,现实的我被彻底抽空,雪花代替我出场,“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但这是被诗人意念填充的雪花,被灵魂穿着的雪花。这是灵性的雪花,人的精灵,他要为美而死。值得回味的是,他在追求美的过程丝毫不感痛苦、绝望,恰恰相反,他充分享受着选择的自由、热爱的快乐。雪花“飞扬,飞扬,飞扬”这是多么坚定、欢快和轻松自由的执著,实在是自明和自觉的结果。而这个美的她,住在清幽之地,出入雪中花园,浑身散发朱砂梅的清香,心胸恰似万缕柔波的湖泊!她是现代美学时期永恒的幻像。对于诗人徐志摩而言,或许隐含着很深的个人对象因素,但身处其中而加入新世纪曙光找寻,自然是诗人选择“她”而不是“他”的内驱力。
  与阅读相反,写作时的诗人或许面对窗外飞扬的雪花热泪盈眶,或许独自漫步于雪花漫舞的天地间。他的灵魂正在深受囚禁之苦。现实和肉身的沉重正在折磨他。当“星月的光辉与人类的希望”令他唱出《雪花的快乐》,或许可以说,诗的过程本身就是灵魂飞扬的过程?这首诗共四节。与其说这四节韵律铿锵的诗具有启承转合的章法结构之美,不如说它体现了诗人激情起伏的思路之奇。清醒的诗人避开现实藩篱,把一切展开建筑在“假如”之上。“假如”使这首诗定下了柔美、朦胧的格调,使其中的热烈和自由无不笼罩于淡淡的忧伤的光环里。雪花的旋转、延宕和最终归宿完全吻合诗人优美灵魂的自由、坚定和执著。这首诗的韵律是大自然的音籁、灵魂的交响。重复出现的“飞扬,飞扬,飞扬”织出一幅深邃的灵魂图画。难道我们还要诗人告诉我们更多东西吗?
  步入“假如”建筑的世界,人们往往不仅受到美的沐浴,还要萌发美的守护。简单地理解纯诗,“象牙塔”这个词仍不过时,只是我们需有宽容的气度。《康桥》便是《雪花》之后徐诗又一首杰出的纯诗。在大自然的美色、人类的精神之乡前,我轻轻地来,又轻轻地走,“不带走一片云彩。”这种守护之情完全是诗意情怀。而这又是与《雪花》中灵魂的选择完全相承。只当追求和守护的梦幻终被现实的锐利刺破之时,《风》才最后敞开了“不知道”的真相以及“在梦的轻波里依洄”的无限留恋和惆怅。因此我们说,《雪花》、《康桥》和《风》之成为徐志摩诗风的代表作,不仅是表面语言风格的一致,更重要的是内在灵魂气韵的相吸相连。茅盾在三十年代即说:“我觉得新诗人中间的志摩最可以注意。因为他的作品最足供我们研究。”(《徐志摩论》《雪花的快乐》是徐志摩诗第一集《志摩的诗》首篇。诗人自己这样的编排决非随意。顺着《雪花》→《康桥》→《风》的顺序,我们可以看到纯诗能够抵达的境界,也可以感悟纯诗的极限。如是,对徐志摩的全景观或许有另一个视角吧!
                           (荒林)

图片 1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大家如是,普通人亦如此。

飞扬,飞扬,飞扬

借此时机,我们再来看看著名诗人徐志摩眼中的雪究竟是怎样的。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1924年12月30日,一首《雪花的快乐》诞生于徐志摩笔下。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雪花的快乐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扬,飞扬,飞扬,——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也不去荒街惆怅

读罢诗人洋洋洒洒的文字,显然是一首象征爱情的诗,但是我们似乎看到的不是雪,而是一个精灵:活泼、调皮、热情、纯粹。她在空中飞扬、旋转,一路寻觅就为了和伊人相依相守。

飞扬,飞扬,飞扬

                                      2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首先来看看这首诗的创作背景。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这首诗创作于1924年12月30日,当时徐志摩正与王庚之妻陆小曼陷入初恋。1922年,徐志摩从英国回来以后,以王庚好友的身份成为王家的常客。王庚虽然抱得美人归,却不懂得悉心呵护。他是个工作狂,一心扑在工作上,只为加官进爵打拼,为军事事业奔忙。于是经常让徐志摩陪他妻子陆小曼解闷散心。陆小曼婚前是霓虹灯下舞台中央的夺目美人,婚后居家鲜出,她本就是那只众人瞩目的金凤凰,怎耐得住王庚长久藏金屋。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逐渐地,她寂寞、失落、忧伤。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此时,爱神光顾了,徐志摩重新点燃了她那颗沉寂的心。

飞扬,飞扬,飞扬

徐志摩1920年9月24日到伦敦后,与林徽因相识相恋,相恋,然而林徽因再三考量了世俗伦常之后,从伦敦不辞而别,只将伤心痛苦留在剑桥。回国后又与梁启超长子梁思成订婚相恋。直到1922年8月15日回国,徐志摩的心都是属于林徽因的,他的情感都维系在林徽因身上。1924年,与陆小曼相识的时候,徐志摩正处于失恋中。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一个孤单寂寞,一个伤心痛苦。
一个是绝代佳人,一个是风流才俊。
郎才女貌,才子佳人。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

更重要的是两颗需要抚慰的心给了彼此温暖和慰籍。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于是他们相恋了,哪怕陆小曼仍然是他人妻,哪怕道德纲教上说“朋友之妻不可欺”。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他们是如此般配,又如此需要,管不了三纲五常,也管不了道德伦理。

消溶,消溶,消溶

                                    3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爱情是火热的,哪怕再冰冷的雪也能被融化。爱情是美好的。即使它朴素僵化,也能幻化成爱的精灵。

提到徐志摩,我们自然就联想到了民国名媛林徽因,她是美女、才女、建筑家,她与徐志摩、梁思成、金岳霖三个才子的故事,我想永远都会是传奇。而这样的女子我们又怎能不去爱呢?

诗中,诗人将自己比拟成可爱的精灵,带着爱情的力量降落爱人的胸怀,和她一起合二为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融进彼此的生命力,从此相依。

林徽因的传记希望所有的女孩子读一读,《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作者白落梅。

本文由冠亚体育app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爱不是彼此的凝视,而是朝一个方向努力!

上一篇:徐志摩的前世今生: 徐志摩其文其人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