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晓峰:漫步在夏日的黄昏里
分类:诗词歌赋

图片 1

图片 2

夏天的黄昏格外长,夕阳消失的也很慢。走在夏日的黄昏里,感受着夕阳的霞光,不奢求光芒万丈的妩媚,只想揽上一束黄昏的夕阳,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刻,任思绪在无边的黄昏里荡漾,这个时候是一种难得的轻松,身心也感觉是无比的惬意……

华清,原名张清华,1963年10月生,山东博兴人,文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副院长,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执行主任,北师大当代文学创作与批评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主要从事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与批评,出版《中国当代先锋文学思潮论》《天堂的哀歌》《文学的减法》《中国当代文学中的历史叙事》《存在之镜与智慧之灯》《猜测上帝的诗学》《穿越尘埃与冰雪》《窄门里的风景》《狂欢或悲戚》《像一场最高虚构的雪》等著作十余部;在《中国社会科学》《文学评论》《文艺研究》等国内外学术刊物发表理论与评论文章400余篇;涉猎诗歌散文写作,出版散文随笔集《海德堡笔记》《隐秘的狂欢》《怀念一匹羞涩的狼》,诗集《形式主义的花园》等。曾获省部级社科成果一等奖、南京大学优秀博士论文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10年度批评家奖、第二届当代中国批评家奖、陈子昂诗歌奖、《西部》文学奖等;曾讲学德国海德堡大学、瑞士苏黎世大学。

一个人的秋千

漫无目的地走在城市的道路边,看着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行人与车辆。在夕阳的余辉中,一个个急匆匆的身影擦肩而过,一座座高大的建筑鳞次栉比,整个天空被涂抹上一层迷人而又神秘的色彩,展现出一种朦朦胧胧的美感。

自画像

摇摇晃晃的盛夏

残阳如血,大团大团的红艳艳的彩云把天空涂抹得一片红晕,几束斜阳透过树木的缝隙洒在行人身上。我常常在想,如果清晨是一种开始,一种年轻,一种稚气;那黄昏呢?是一种衰老,还是一种成熟?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是想一味沉浸在这种难得的漫无目的行走中……,抬起头仰望天空,太阳此时好像是一位花甲老人,显得那样慈祥。

一只羊与一匹狼,穿梭于前世的迷津

荡起时是蝴蝶

时常想在心底赋予黄昏一个确切的定义,然后从中琢磨出某种意境来,然而,当我真正站在黄昏里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的,黄昏就如同一幅多彩的画卷,有着美丽得让人惊诧的色彩,却唯独无法用言语来解读。

它们互为皮革,同船共渡

落下时,一棵树的沉睡

日落西山,彩霞满天,倦鸟归林,一切慢慢沉寂。总以为黄昏是一种很容易接近的温柔,仿佛是所思之人的低语和歌吟,又如同梦中亲人细碎的脚步,不知道我所形容的是否真实地描述了黄昏的意境,但当那一抹残阳映入我眼帘的那一刻,我整个人,便完全的溶解在黄昏里了。

一百年,羊扮演狼,或者相反的结果

秋千与日光的幻想

白天与黑夜周而复始的交替着,倘若静心注视着从白天到黑暗这样一个短暂的过程,会使人有一种心悸的感觉,那是一抹无法拂去的失落。在这样一个黑白分明的临界点上,人有时会变得无比敏感。从天际边相互掩映的红霞里,从远处渐渐幽暗的树林中,任身心在这样无边的思绪中游荡着。古人对于黄昏的吟咏,大抵也逃不过“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慨叹,那大该是对年华逝去的怅惘,对青春岁月的追思吧。

最终都丢失了自己。沿着变幻的丛林小径

地上斑驳的光影

太阳终于落入西山,天边最后一道亮色也终于淹没在黑暗中,黄昏已经被黑暗所取代,在这样简单的白天与黑夜的交替中,不知道寄托了多少普通人复杂的思绪和平静朴实的情怀,不知道飘散着多少光阴易逝、青春不再的叹息声?“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黄昏之美,在于意会,因其独特的意境,成了多少才子佳人情感的寄托,爱人相约相守的最佳时段; 还有“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以落日比作故人,多么的亲切的比喻,又是多么隽永和持久的感情,远在天边的游子,注视着落日,便仿佛看到了故人的容颜;“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暮色苍苍,江水映斜阳,原来暮色里,溶进的还有数不尽的思乡之情啊。在我看来,解读黄昏是一项无比浩瀚的工程,从古到今,世事万物,一草一木,沐浴在黄昏的微光下,无一不折射出一股说不清言不尽的余味,或悲或喜,或张扬或平静。

它们滑行而下,辙迹如雪泥上的指爪

所有难安的心事

黄昏是一首诗?黄昏是一幅画?看者其实自身也在诗里画中,阅读黄昏,同时也是在阅读自己 。阅读黄昏可以日复一日,而阅读自已,则需要一生一世。

各自走散,扯起了传说的围墙

随日光缓缓前行

抑或流言的幔帐。忙着用诚实的窘迫

渐渐沉入黄昏

将自己画成羊,或者狼。

风中的热浪,以最后的温度

一场暴雨过后,原野上出现了

纠缠着眉头的姿态

拱形的霓虹,转眼牙齿满地,秋草枯黄

遮阳人归来

它们惺惺相惜,彼此看着日渐衰败的对方

收起秋千忧伤的翅膀

想起了那句充满哲理的格言——

寂静中,一个人的信念

依照拉康的说法,任何对他人的观照

沉默再沉默,到无心

说到底都是属于他自我的镜像……

一切意象的消失

一只上个时代的夜莺

远山平静,天空平静

如烟的暮色中,我看见了那只

与我对视的月亮

上个时代的夜莺。打桩机和拆楼机

还未升起

交替轰鸣着,在一片潮水般的噪声中

为我歌唱的松叶

它的鸣叫显得细弱,苍老,不再有竹笛般

还未落下

婉转的动听。暮色中灰暗的羽毛

夏日,关上门

仿佛有些谢顶。它在黄昏之上盘旋着

暮色继续

面对巨大的工地,猥琐,畏惧

充满犹疑,仿佛一个孤儿形单影只

它最终栖于一家啤酒馆的屋顶——

那里人声鼎沸,觥筹交错,杯盘狼藉

啤酒的香气,仿佛在刻意营造

那些旧时代的记忆,那黄金

或白银的岁月,那些残酷而不朽的传奇

那些令人崇敬的颓败……如此等等

它那样叫着,一头扎进了人群

不再顾及体面,以地面的捡拾,践行了

那句先行至失败之中的古老谶语

野有蔓草

从卫风穿过王风,来到了略显放荡的

郑风。郑地之野有蔓草,采诗官看到

蔓草疯长,上有青涩的新鲜汁液和味道

他轻触着这片最小的原野,它茂盛的草丛

尚未修剪。风轻轻掠过,小谣曲

在树丛间低声盘旋,湖里的涟漪正在荡开

他的手也变得虚无,无助,像游吟者

那样伤感。“野有蔓草,零露漙兮”,语言

永远比事实来得贫乏,也可能丰富。它们

从来都不会对等的碎屑,此刻挂住了漫游者

让他不得不抽离于凌乱的现实,驻足于

那些暧昧的文字和韵律,并在语句中

搅动了那原本静止的湖面。将小鱼的蹀躞声

悄悄遮覆在温柔之乡的水底

幻 象

五月的大风呼啸着

阳光卷起了漫天的沙砾

长空中,有一只傲慢的鹰

在翱翔,渐渐

分蘖成了几只乌鸦的黑影。

还不到黄昏,它们为什么盘旋?

很快,鹰汇聚的翅膀,化成了

一只飞舞着的黑色塑料袋

它就那么在高空中悬浮着

忽上忽下,忽左忽右

最终变成了目击者眼中的

——无法驱走的飞蚊症

夕光中的凝视

佛在夕光中静静地注视

注视着山涧,炊烟和雾岚弥漫着

羊群归来,末尾走着最年轻的一只

牧羊人鞭梢在空中挥舞着,一个

拐过山脊的行路者,此时突然出现

本文由冠亚体育app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魏晓峰:漫步在夏日的黄昏里

上一篇: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下一篇:古代少有的颇有成就的艺术型皇帝,宋徽宗赵佶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七律·登庐山
    七律·登庐山
    一山飞峙大江边, 书法一一魏碑 毛泽东 七律 登庐山 跃上葱茏四百旋。 七律·登庐山 作者: 毛泽东朝代: 近代体裁: 七言律诗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
  • 毛泽东诗词全集: 七律·洪都1965年
    毛泽东诗词全集: 七律·洪都1965年
    到得洪都又一年,祖生击楫至今传。 闻鸡起舞原意为听到鸡啼就起来舞剑,后来比喻有志报国的人即时奋起。下面就跟小编一起来看看关于闻鸡起舞成语的
  • 七绝·五云山
    七绝·五云山
    五云山上五云飞, 杭州湾新区慈溪十二塘围涂工程前期工作进展顺利,项目建议书于2011年5月16日由宁波市发展与改革委员会以甬发改农经〔2011〕171号进行
  • 毛泽东诗词全集: 五律·西行1965年7月
    毛泽东诗词全集: 五律·西行1965年7月
    万里西行急, 乘风御太空。 不因鹏翼展, 哪得鸟途通。 海酿千钟酒, 山栽万仞葱。 风雷驱大地, 是处有亲朋。
  • 毛泽东为何专门赋诗赞扬彭德怀
    毛泽东为何专门赋诗赞扬彭德怀
    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 内容摘要:新华社北京10月8日电题:毛泽东为何专门赋诗赞扬彭德怀杨鲁、郑文浩、郭林雄毛泽东是中国革命的领袖,而彭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