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那一年。我们的曾经(二)
分类:书评随笔

清一若有所思的看着欣怡离去的背影:这个孩子还是没有长大啊。放心欣怡,两年这么久我不会让你白等的,我会用我的方式给你一个答复。清一望着渐渐远去的背影,笑了笑,“谢谢。”只是没有人听到而已。

梦中清一朦胧间看到一个人,宽大的校服仍映衬出她瘦弱的身体,长长的头发随风飘起来,脸上丝丝朦胧的笑意若隐若现。是她吗?

欣怡捂着嘴一路小跑回到教室里。那时欣怡第一次和清一离得这么近。后来清一要转学了。欣怡来送他,那次是欣怡第一次给清一写东西,信的大概内容是这样的:

清一到了店里,远远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侧影,是她,欣怡。一件黑色的上衣,一条蓝色的牛仔短裤,加上条黑色的丝袜。脸上却带着和穿着极不适应的稚嫩。“嘿,在等我吗?”欣怡转过头来,脸上带着几分羞涩,很好听的声音说,“你长高了,比那时侯高了。而且还瘦了。”“哦,那你呢?我可没注意啊。”清一说罢笑了笑。欣怡脸上一阵红晕。“呵呵,你上班吧。”“恩,你找地方坐吧。”说罢清一便跑开去搬桌子放餐具了。欣怡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清一:两年时光转瞬即逝,如今你已长大成熟,我却还是三年前那个长不大的孩子,也许一辈子都会是这样,我不想奢求什么,正如你最喜欢的歌中所说。

店长是个比清一大不了多少的姐姐,人一看就很面善,这也是清一愿意在这里打工的原因之一。“明天下午就可以来上班了,四点准时到哦。由于你是临时工嘛,薪水不会太高,一个月800可以吧?”“知道了姐姐。”清一摆出了一个完美的笑容,对着店长摆了摆手,“那我先走了哦。”一旁的雨诗笑眯眯的看着,得意的摆了摆手,“走了啊,清一,我妈妈还叫我回家呢。”“对了,谢了哦。等我发了工资一定请你吃饭。”“这怎么好意思啊?”雨诗说道,“在这里上班很累的,每天回家会很晚,注意安全哦。”“哎呀,这个你放心好了。不相信我?A城谁敢动我?”清一说罢,沉默了一下。

“师傅,去XX小区。”“行。上来吧。”车子发动了,冷气开得刚刚好,看着周围的景物向后推进,清一不觉又沉沉的进入了回忆中。

清一你不知道,每天放学我都会在路口等你,尽管我知道你家和我家是反方向。花了很大力气才要到你的口口号和手机号,当时自己别提多高兴了。每当我听起这首歌心里都会有说不出的辛酸。只是你一个回眸的笑颜我就可以一个人品位很久。或许你不记得了,有一次放学下雨,我在路口等你,想给你送伞,却被我同学拦住了,她和我说:我们只有一把伞,我不让你去!看着你淋雨骑车回家的样子,真的挺难受的。我不允许我的同学喜欢你,我只想我一个人喜欢你。不知为什么,总是很喜欢叫你流氓兔。每次你在扣扣上和我聊天的时候我都不舍得睡觉,你总是喜欢玩到半夜,我就不顾爸妈的阻挠偷偷的陪你打扑克玩游戏到半夜。你烦的时候我就想要安慰你。只是你不知道,每次我上号都不会有人找我聊天,因为我从来都是隐身对你一人可见,每次看到你在线我都不敢主动找你聊天,我只能自己听着歌看着电脑屏幕发呆,希望你可以主动找找我。我会留意你在学校的一切举动,尽管老师家长都警告过我。每次我看着你和忆菲一起走在放学的路上时,我的心会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我很自私,想你是我的。但是现实告诉我,不是,我就是我,这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我。

想到这里,清一的眼角不觉得湿润了,这下可把雨诗吓坏了。她推了推清一“怎么哭了啊?”清一回过神来,太阳已经快落下去了。“没事没事,我送你回家吧。”“嗯,好吧。”“你家在哪里啊?”“紫薇园。”“哦,原来你家在哪里啊。”清一想起小时候一个很好的玩伴家也在哪里。不觉得心头划过几丝激动。清一拧动电门,没多久就到了雨诗家。“我走了哦。”“走吧,我打车回家。”“到家了给我发个短信。”“知道了。”说话间清一已经拦下一辆出租车,雨诗也推车回家了。

因为你,花败了又开。因为你,天阴了又晴。

感谢读这部小说的每一个人,谢谢大家的鼓励,让我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我一定会写出大家喜欢的东西给大家看,还请大家继续关注QQ1054881161『莫相惜°

欣怡:没,就是想问问你最近怎么样,有没有空出来玩啊?

清一:

不需要你给我关心

几年前的自己,哪会有这么大的口气?清一抬起头,看着远方的太阳即将消失在高楼大厦中。清一这么多年,从小父母就不在身边,自然会受到别的小孩欺负。小学时就有同学欺负清一,到了初中也是如此。从那时起,清一就决定,要让所有欺负自己的人都要得到报应,自己不能继续这么软弱了。于是就这样,清一学会了用武力保护自己。每次有人欺负自己,清一都会二话不说直接一拳过去。为此清一也挨了很多打。就这样清一的性格越来越孤傲。他和子城从小就认识了,那一年他们才一年级,开始的时候子城也很喜欢欺负清一,但是后来不是了。如果有人欺负清一,子城会二话不说上去帮清一出气。就这样,清一靠着多年的锻炼,在学校闯出了一片天地,起码没有人会欺负自己了。

清一:好吧亲。你在哪呢,我电话183******97。电话联系吧。

清一揉了揉眼睛,“天亮了哦。”朦胧中清一打开电脑。晚上上一晚上班,白天清一可以好好支配了。很久没玩游戏了呢。

三年前,踏着清晨已有几丝燥热的马路,自己来到了**中学。那时的清一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天真的小孩。只是每天无忧无虑的玩耍。开学的第一天,清一就注意到了她,一个文静不怎么爱说话的女生,后来清一问了一下才知道,她叫忆菲。此后的时候,清一都经常关注这个女孩,每次看到她,清一的心都会跳动的那么的沉重,或许自己是喜欢上她了吧。这是清一第一次对女生有这样的感觉。清一发现原来放学时和她顺路。于是此后的每天,清一都等她,每天都是学校里的人快走完了,清一才慢慢的推着车子,漫步在校园中。忆菲好像在等人,每天都走的很晚。清一就跟在她身后,天天如此。清一很喜欢自行车,骑车也很快,忆菲也是一样,每次放学回家,骑车都是那么快。

嘶嘶嘶,摩托车的车尾在路上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线。“怎么样,技术没退步吧?”“退步个鸟!好不容易吹的头发,又乱了!”清一对着后视镜摆弄着头发说道。子城放好摩托车,“走,在13楼,跟着我走。”“行了,我又不是没来过!好用你告诉我?”清一斜了一眼子城,踹了他一脚。子城倒是很淡定的点了一根烟,顺便也递了一根给子城。清一跟着子城,慢慢的走着,顺便把烟点上了。“你小子什么时候开始抽这么好的烟了?以前也没给过我!”清一抱怨道。子城关上电梯门,顺手按下了“13”的按钮。“这不是你来了我才舍得买的嘛,平时谁抽这个?一个星期零花钱操!!”叮咚。说话间13楼到了,子城向着走廊尽头走过去,“1304,这个。”清一快步跟上去,一脚把门踢开,迎面一个身影紧紧地抓住清一,把清一按在墙上。踹了一脚,抱怨道“你还知道回来?这些弟兄都忘了吧?”辰逸把手松开,点上一根烟说道。

是否可惜明知等不到你

欣怡:这样啊,你在哪里上班啊?改天找你玩去咯好哥哥~~

清一推开门,果然是她。那个从小到大照顾自己的人,那个他无时不刻都在牵挂的人,那个陪伴自己时间最长的人。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岁月的朴刀无情的刻下一道道沟壑,尽管再怎样掩饰,始终盖不住时间的打磨。

打开电脑,登上扣扣。清一突然愣住了,列表中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好友映入眼帘。一次一次的打开聊天窗口,一次一次的关上。终于还是发了一条信息:忆菲,还好么?

“到了。”轻易回过神来,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师傅这是钱,别找了。”“这小伙子!哎呦。”清一转身对着司机摆出一个漂亮的笑脸。下车出门了。XX小区门口,一辆电车停在那里,一个身影坐在电动车上,一件白色的上衣,加上一条黑色的背带裤,颜色搭配是清一喜欢的风格呢。看到清一下车,那个人走了过来。“你是清一吧,第一次见到你呢。”“哦,多指教哦。哪里有招工的啊?”“那边,我带你去。”“算了吧,还是我带你把。”清一走到电动车旁,习惯性的捏了捏车闸。“上来吧。”“哦。”很好听的声音呢。人也很可爱啊,呵呵。清一笑了笑,他喜欢那种很可爱容易接近的女生。

我想,我该换个称呼了吧。不如叫你哥哥好了。好哥哥~~

生命有太多太多不确定

匆匆忙忙吃过饭以后,清一就陪姥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话说姥姥越来越喜欢看偶像剧了。”清一在旁边感叹道。“也没见别人家老人这样啊。”姥姥瞥了清一一眼。清一嘟了嘟嘴:“哼”

清一:在家呢,正愁找工作呢。

因为你我又泛起了涟漪

车子向前走了一段,“就是那条街咯,那里有很多饭店的。”“哦哦哦,了解啦。”清一点了点头,走过路口把车子靠边停下,一旁的雨诗已经开始一家一家的询问了,清一锁上车子,快步走过去,“有没有招工的啊?”“暂时没有。”雨诗摆摆手,一脸的无奈,“没事,这条街还很长呢,慢慢来。”清一和雨诗就这样一家一家的问着,终于找到了一家,是一家店面不大,两层楼的干锅店,由于是夏天,外面还卖烧烤和龙虾田螺什么的。眼看接到就快到头了,估计也没有什么招工的了。清一说:“不如就这里吧?”“可是这里很累的。”“没事,正好锻炼一下。”雨诗笑了笑,点了点头。

你的好妹妹,欣怡。

不去讲更多的言语

清一打了个哈欠:呵呵,就在那个饭店很多的那条街上,饭店叫**干锅。我先去睡觉了,有空来找我吧。

子城给清一挪了一张椅子坐下,自己坐到旁边,点了一根烟。辰逸起身给清一满了一杯酒,拿起身旁的酒杯举到清一面前,清一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哥们,来的时候也没能去接你,我先敬你一杯赔罪,我干了你随意。”说罢把酒杯凑到嘴边一饮而尽,清一照做。“行了,知道你家事多,哥们又不怪你。心意到了就行。”在一旁的子城看到了,拿起酒杯给自己斟了一杯,也给清一加上了。“都是兄弟咱们也别说见外的话了,我也敬你一杯!”清一举杯一口喝了个底朝天。子城也如此。接下来一桌人轮流来敬的清一,几杯酒下肚以后,清一觉得有点饿,“都别喝了,这么一桌子菜,咱们不能光喝酒是吧。都给我动手,吃不完不让走。”几双筷子交错着夹着桌子上的饭菜。酒杯不停地被举起拿下斟满。

如今已换了新情侣

有一天,清一总算鼓起勇气对她说了我喜欢你,她只是笑着沉默不语,狠狠的摇头。清一一脸的无奈:也是,人家学习那么好,怎么会想这种事呢?看来是自己想多了。于是那次以后清一有意的躲开她。清一每天还是那样风驰电掣的骑车回家,只是不会刻意的等她了。直到有一天,清一的车子半路坏了。他蹲在马路边摆弄着自己的车子。突然一个人影闪过去,那正是忆菲。清一寻思道:她不是每天都走的很晚吗?怎么今天走的这么早?是不是有事啊。第二天,清一有意骑的很快,然后拐进了学校边的一个胡同里。只见忆菲匆匆忙忙的骑过去,不时地看看前面。清一明白了,原来她是在等自己,原来她每天走的那么晚是在等自己。清一骑车冲上去,“你喜欢我对吧?我们交往吧?”忆菲低下头,笑了笑,然后拐弯离开了清一的视线。那天清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原来她喜欢我啊。

广场的时钟指到了十二点,随之而来的还有那无比熟悉的钟声。绝念的门口,一帮人打打闹闹,时不时有几辆出租车被拦下来,几个人连滚带爬的走上车。过了一会,门口只剩下辰逸子城还有清一三个人了。辰逸喝的有点多“哥们不好意思了,我有点头晕,先打车回家了。”这时的清一也喝多了,匆匆应答了几句就斜靠在摩托车上。辰逸来下一辆出租车,匆匆上了车。子城没有喝很多,他要开摩托车的,看着出租车的车尾灯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舒了一口气。子城转过身对清一说,上车我送你回家。此时的清一早已不省人事,沉沉的,他仿佛看到一个人,是她,很久没见了哦。

清一似乎在闪躲着什么,一反手把扣扣关掉,登上游戏,开始了一上午的奋斗。

第一天上班,清一有些不适应,从小都是姥姥照顾自己,没干过什么活,不过一小段时间以后清一就适应了。无非就是端端盘子擦擦桌子而已。

清一走到餐桌前,看着一桌子的饭菜啊却怎么也没有食欲,不知道是因为喝酒的缘故还是别的。他匆匆吃了几口就去洗澡了。哗哗哗,热水从莲蓬头里喷出来,水汽在浴室里弥漫。清一脱下衣服,对着镜子看了看,“这个疤痕看来是下不去了啊。”清一看着镜子中这个略显憔悴但却英俊不凡的人说道,他看到镜中人的左臂一片看似烫伤的疤痕,异常的刺眼。

CSM。谢谢你,在正文即将开始的前段,我要自私的写一段只属于你的文字。

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犹如强光,刺痛着眼睛。看似繁华实则空寂。少了一些人少了一些事。再多的风景依旧是那么的空虚寂寞。抬头仰望星空,一轮明月斜斜的光在天际,几颗淅淅沥沥的星星围绕在月亮的四周。月明星稀。好似秋季高大的树木,只是依稀的几片残叶留离在枝头。随着风摆动着,即将坠落。天边有一颗星星,惟一一颗明亮的星星,在哪最远的天边,月亮徘徊在天际,依稀的星星,只是少了那最亮的一颗。

你知道吗?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要到你的扣扣号的。每次和你聊天我都不舍得下线,尽管半夜了,妈妈在催我睡觉。但是我真的不舍得,我怕就这样和你错过。再也不见,所以我总算鼓起勇气对你说。

我只是渺小得快要隐形

摘要: 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犹如强光,刺痛着眼睛。看似繁华实则空寂。少了一些人少了一些事。再多的风景依旧是那么的空虚寂寞。抬头仰望星空,一轮明月斜斜的光在天际,几颗淅淅沥沥的星星围绕在月亮的四周。月明 ...

A城的夏天依旧是那么的热,清一出了门不禁感叹了一下。走到小区门口,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件黑色的耐克上衣紧紧地收在身上,凸显出完美的身材,身子斜坐在摩托车上,左手拿着一根香烟,不停地向嘴中送,右手摆弄着黑色的苹果。一点也不低调。清一快步冲上去,一把把手机夺过来。“好啊,几个月没见,换手机了?”说着向子城甩了甩手中的战利品。“呵呵,抢老子的东西,你觉得现在我是把你按到地上呢?还是断胳膊断腿呢?”“我承认,打架我比你差点,其他的你敢比吗?”“行了,没空和你闹,赶紧上车,酒店都定好了,人也都到了,就差你了。”“走吧,快点。”子城斜了清一一眼,“你的意思我很慢?我技术不比你好?”“呸,你刚刚还那么急呢,赶紧走!!!”发动机传来低沉的声音,随着一阵烟雾的扩散,摩托车隐没在繁忙的街道中。

寂静的湖畔,柳条随风摆动着,丝丝细雨缠绵着湿润的空气。晨练的人们悠闲的跑过。远处的枝头,鸟儿梳理着羽毛,平静的湖面像一面镜子,倒映着尘世间的一切,那么的干净清澈。一阵微风吹过,夹杂着夏日清晨独特的味道,轻抚着如镜般的水面,阵阵涟漪打乱了景物。远处的东方阳光扩散开来,照耀在湖边草地上面,露水如一颗颗珍珠,闪闪的发光。站在桥下对着水面,静静的微笑,镜中的我们笑的是那样的甜美,没有世间繁华的牵绊,世俗高低的差别,我们就是我们,愿这笑容永远铭记在心。

回到屋里,清一看到有信息。

清一穿好衣服,是一件欧式的格子衫,加上一条略微修身的牛仔裤,把清一高挑的身材显露的完美无比。他拿起吹风机,摆弄着自己的头发。“清一宝贝,有你的电话。”妈妈擦了擦手上的水,摆弄着清一的手机。“喂,哪位?”“我,子城。你起来了吧?”“嗯,起来了。”“没事了吧,昨天你喝了不少呢。”“没事,对了,你能帮我找到工作吗?我想暑假打点工,弄点钱。”“我帮你问问啊,你自己也出去转转。”“行,谢了啊。”清一挂掉电话,继续摆弄自己的头发。吹完头发,清一躺到床上抱起电脑,熟练的上去自己的扣扣。有一条信息。

就这样静静陪着你

假期。2

我爱你,虽然知道不可能了,但是我还是要说我爱你。

我知道在你的心里

“妈妈我上班去了啊。”“知道啦,路上慢点哦。”话音还未落,清一早已跑下楼去。

清一沉默了,想起那个单纯的女孩,心中还是有那么多的不舍,不知道现在她还好吗?长大了嘛。清一想着想着,心中不免多了几丝期待。“我第一次看见你,你是如此的美丽…”轻易地手机响了。“喂,哪位。”“操,你丫的什么时候说话变这么文雅了?到家了吗?晚上给我滚出来喝点,咱们去美丽华,操,我请客。”“哦,是你啊,我都没好意思说你,你反倒骂我了?你都没来接我什么意思啊?你看我晚上不宰死你!”“别嘚嘚了,你在哪呢,我去接你!!!”“我在家呢啊。”“你家在哪?”“金卉小区。”“行,出门到门口等着我。”“哦了。”清一挂下电话,洗了个澡,吹了一个很精致的发型,一身休闲装出门了。

像秋天枫叶等落地

时值盛夏,下午四点的气温仍然是那么的热,太阳烘烤着大地。清一跑到楼下,推起车子,向着饭店骑去。:今天第一天上班呢,一定要给老板留下个好印象。不觉间,清一的嘴角微微的上扬。漂亮的弧度。

摘要: 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其实我本就打算这样放弃的。没想到第一则的效果还不错,所以我决定为了喜欢的人继续写下去。陌。『莫相惜那个夏天,巨大的混凝土构建出一座又一座的回忆的堡垒。炽热的阳光烘烤着无力 ...

本文由冠亚体育app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那一年。我们的曾经(二)

上一篇:网文资讯:西安:脑瘫儿13年写出68万字小说 现已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