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窑探究
分类:现代文学

这是我有生以来见到的最危险、最吃力,又最具智慧的一种劳动。我们能想象得出,要在一处高耸百米的断崖上取土是谈何容易的事,即使挖掘机的长臂也会鞭长莫及。况且,铁路直穿这方土崖,工程车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开上铁路的。但是,为了防止土崖滑坡造成阻塞铁路的险象发生,就不得不顺着断壁削去两尺厚度,再紧贴土崖用石头水泥砌成防护墙,来坚固这方绵延约五百米的土崖。土崖上并不是一毛不拔,而是七零八落地生长着一些槐树和枸树。峭壁上恶劣的生存环境很难让它们长成参天大树,却造就了它们庞大交错的根系。施工人员不得不首先挖掉这些扎在土崖上“拦路虎”,然后,才可以削平崖面上的土层。崖顶上站着三四个人已将一个腰系安全带,手持头和斧子的民工缀至半崖,等到那人悬停在一颗槐树旁时稳住了绳子,立时,那个被吊着的民工就使用头干脆利落地挖了一个落脚点。被缀下去的人因着身系安全带的缘故,索性放胆大刀阔斧地干了起来,只见他挖斧劈,三下五除二将一块硕大的槐树根掏出来了,被掏掉的槐树随即又被崖顶的人吊了上去。就这样,扎根在半崖的槐树、枸树被手脚麻利的民工们一个个掏掉,又一个个被空运至崖顶。不到半晌,崖上的“拦路虎”被拔除一空,只留下光秃秃的崖壁。如果,半崖掏树被称为囊中取物,接下来的悬崖取土就如鼹鼠打洞、蚕食桑叶了。可想而知,取土必须自上而下,先从崖顶开始掘出两尺宽的土层,再一点点往下挖,但千万不要一直挖到底,否则,挖下去就不可能上来了。那该怎么挖呢?聪明的民工把挖掘的路线设计成了由一个个“Z”形字母相连的折尺路线,只要挖取“Z”字母一侧的土,背土的人总是可以沿着“Z”形道路蜿蜒而上的。如果不是亲眼目睹,真让人不可思议,就像众多的鼹鼠打洞,它们左冲右突地刨挖,总会为自己的出入留下退路和捷径,与鼹鼠不同的,民工们边挖边装运,不一会儿,前方的一大片土层便蚕食般运走了。土崖上到处人头攒动,你看他们挖的挖,背的背,挖的人每次都会给背的人装土,然后帮背的人把背篓扶上身,看他走稳之后,再继续抡起膀子挖土。崖壁上的土块在头下突然变得异常松软,在头碰到的一刹那便簌簌地往下落。整个一上午,我没有看出这些民工有丝毫的怠工和偷懒,他们个个干得热火朝天,劲头十足。他们片刻的放松也许就是时不时地眺望眺望远方,再不经意间开个“荤段子”相互逗乐罢了。即便如此,他们都已乐得嘻嘻哈哈,疲惫之身一扫而光了。是的,长久吃苦惯了的人,根本不把繁重的苦力当成一回事,也不屑于眼前深邃的悬崖。他们的胆量,他们的胸怀,他们的毅力是尔等平凡之辈永远无法体会得透的。在这百米高的悬崖峭壁上往来川行的人们,背着装有五六十斤土的背篓的民工们,正汗流浃背地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用手攀附着崖壁艰难地爬行着。之所以说是爬行,是因为他们佝偻着腰,几乎使沾满汗水的脸快贴到脚下的羊肠小道了。这是一种怎样的劳动?假想自己身临其境,登崖俯视深谷,怕要胆战心惊,一阵眩晕吧?更何况,你还得轮锨背篓,如牛负重地行走在峭壁之上,这样的劳动怎不叫人望而生畏,惊叹不已呢?

下面是本网给大家带来关于旋挖桩工艺在广州地区的应用和发展前景,以供参考。

陇海铁路像一条蜿蜒的巨龙,顺着渭河穿越关中西部腹地。夏秋时节,如你有幸坐车从宝鸡出发,一路向东,舒目览景,渭水就在渭北台塬的脚下静静的东流,塬势也逐渐降低,直至西安而消失。极目北望,那葱茏的黄土台塬坡边、沟坎之上,一孔孔窑洞鳞次栉比、错落有致的鑲在土崖上,黝黑的窑洞形状依稀可见。

作者简介:原名吴利强,笔名田园、青叶、春云时雨,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宝鸡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省市报刊杂志和文学网站。工作单位:宝鸡市金台区南坡小学

旋挖桩工艺在我国是近几年才推广使用的一种先进的桩基施工工艺,广泛应用于公路、铁路、桥梁和大型建筑的桩基施工。近几年,在青藏铁路、北京地铁、奥运场馆、首都机场新航站楼等大型工程的施工中,旋挖桩高效、环保、效益高的优势得到公认,国内掀起了“旋挖桩热”,旋挖钻机是“十五”期间发展最快的桩工机械产品。广州地区应用旋挖桩工艺较迟,实例不是很多,下面以某工程围护结构采用旋挖桩施工的成功例子分析该施工工艺在广州地区的应用和发展前景。

听老辈讲,几百年前,在关中的黄土台塬下,几乎每户农家都会在倚山靠涯的地方选个好位置,打几孔土窑。到了清末民初的战乱年代,人们便在主窑之上再挖一孔小窑,俗称“高窑”,又叫“天窑”,以躲避兵祸匪乱。如今,这些承载着历史的窑洞已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然而,儿时对“高窑”的印象仍挥之不去,记忆犹新。

邮编:721004

1.1工程基坑支护设计

我的故乡就在关中西部的渭北黄土塬边上,是典型的窑洞聚居地。儿时的记忆中,这个自然小村五十多户人家,大都依沟套两边的土涯为靠背,或打一俩孔、或打俩三孔土窑安居而息。一般的土窑高约五六米,宽约四五米,窑深不一,有五六米、十多米的,依据土质和崖高而定。在俩窑之间被称作窑肩的的崖面中间位置,或在主窑窑顶上方三四米处,可见一小窑洞,洞口约两米见方,洞口砌有胡几墙(胡几:关中方言,用黄土夯打而成的一尺见方的土坯),墙上留有通风口,还有小土窗,墙面用麦草泥抹平,起到加固、保护墙体作用。纵观整个崖面,小窑与主窑形似当今的“复式二层楼”格局。小窑即被称为“高窑”或“天窑”,几乎家家都有。老宅就有这么一孔“高窑”,我对它是再熟悉不过了。

邮箱:wusheng-a@163.com

某工程建设规模为地上16层、地下2层,场地地面标高7.24~7.75m,基坑开挖深度7.62~10.00m。基坑支护的做法为:采用间距为1400的Ф1000钻孔桩加设一道预应力锚索水泥搅拌桩止水的支护形式,其中钻孔桩的桩长有12.12、10.50、9.50、8.44、10、9.10、9.07、11m等8种,混凝土等级为C25。

老宅崖面朝东,并排三孔大窑,贯通整个崖背,直通天井。靠南俩窑之间的窑肩、距地七八米处,便是“高窑”的洞口。多年的雨水冲刷,风吹日晒,原本平整、垂直的崖面早已斑驳不堪,崖面裂缝中已长出碗口粗的春树,崖边丛生野枣树、迎春花,那花枝如刘海般吊在涯面,执着的为崖面遮风挡雨。阳春三月,十多米高的崖顶上迎春花正迎风绽放,几只野鸽子站在悬于半崖处“高窑”的小土窗上,悠闲的理着羽毛,并时不时的“咕咕”私语,俨然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1.2工程地质特征

儿时的我,整天瞅着老宅的“高窑”,总觉它是那么神秘,总想探个究竟。

根据野外钻探结果,场地岩土层按成因类型自上而下分别为人工填土层(Qml)、冲积层(Qal)、残积层l以白垩系风化岩带。其中人工填土层为①杂填土,冲积层包含②1粉土、②2淤泥、②3粉质粘土、②4粉土和②5中砂,风化残积层为③粉土,基岩为白垩系泥质粉砂岩岩体,包括④1全风化泥质粉砂岩带、④2强风化泥质粉砂岩带、④3中风化泥质粉砂岩带和④4微风化泥质粉砂岩带。

功夫不负有心人。那是一九七二年夏季的一个中午,趁着家里大人都去大队开会的空隙,我便约上邻居毛蛋哥,还有两个胆大的发小,准备偷爬“高窑”。来到天井牲口窑,这是一孔前后一致的“简形窑”,前面是土炕,后边是牛槽,窑角处堆放着牲口草料,草料堆背后一块木板封着洞口,这便是去“高窑”的通道口。挪开木板,弯腰进洞,借着手电光前行两米,突显一竖洞,约七八米高,下大上小,下端高约八九十公分,宽约七八十公分,便于人钻入其中。竖洞墙壁有十多个用于攀爬的脚蹬窝,但越往上洞口越小,上面的出口犹如井口,仅能容一人出入,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1.3水文情况

我们颤颤惊筋、相互推搡着钻入洞中,看着阴森森的洞壁上到处乱爬的毛毛虫,还真有些胆怯,便乱喊着壮胆;肩扛推举,脚蹬手爬,四个十一二岁的天真顽童,相继爬出井口,惊得窑中的野鸽子扑扑啦啦飞出土窗;大家相视而笑,原来个个头上蜘蛛网,脸上、身上沾满洞壁灰尘。

场地地下水属第四系孔隙潜水类型,地下水位主要受大气降水的影响,水位埋深为0.8~1.5m,标高为6.12~6.95m。在场地地层中,杂填土层、粉土和层为相对透水层;中粗砂层为主要含水层,冲积粉质粘土层、淤泥质粉质粘土、残积粉土层、全风化泥质粉砂岩带为相对隔水层。场地含水层呈透镜状,局部分布,储水量不大,总的来说场地地下水不丰富。

上得“高窑”,凉风习习;地面平坦,但满是灰土。这是一孔东西通透的小窑洞,窑体高、宽不超过两米,洞口两端都砌有胡几墙,并留有通风口,还有一尺见方的小土窗,因此,十多米长的空间光线并不暗淡。井口处于洞中位置,旁边放有一扇石磨盘,直径约八九十公分,重量不少于二百斤。洞壁中间相对凿有四只拐窑,深度约三米,宽、高比“高窑”主洞稍小,其中一洞角还有一黑瓷缸、陶罐。洞壁上零零星星凿有好几个窑窝,窑窝上方烟熏的痕迹依然可见,我猜想,那儿肯定是放清油灯盏的地方。在接近西窑口的地方,磊有一简易灶台,旁边散落着几根柴棍,还有两根两尺长的木棍。天长日久,洞口两端的土窗下,堆积着一尺来厚的鸽子粪,粪上沾满散落的羽毛。洞壁干燥,䦆头挖掘的齿痕,齿齿相套,如同刻意雕琢。站在洞中,行动自如,环顾四周,并无压抑之感。噢,原来这秘境的布局才是这样的!偷爬古洞,有惊无险,大伙舒然哄堂大笑……

1.4钻孔桩的实施情况

过了几天,我悄悄告诉爷爷上“高窑”的事情,爷爷先是骂我:“瞎怂东西,就不害怕把腿跘坏。”但还是经不起我的软缠硬磨,便给我讲起了“高窑”的故事。

钻孔桩共264条,投入20台钻孔桩机,计划13d完成。在施工过程中,由于桩机损坏及天气原因影响,8d成孔122条桩,比计划慢了约40条,即每台钻孔桩机每天成孔0.76条。

祖爷爷在世时,正处在清朝末年。关中灾荒,土匪四起,为躲匪患,便挖了这孔“高窑”。到了爷爷辈,兵祸匪乱时常发生。当时祖辈的日子还算小康,这也正是土匪打劫的重点目标;平日里,柴米油盐,水,铺盖……一应生活用品都备在“高窑”,一旦发现险情,全家人就爬上“高窑”避难。爷爷说:民国二十四年的那次匪患太害怕了。那天夜里,犬吠不止,土匪翻墙蹿进老宅的院子,找到了“高窑”通道,上去推不开石磨盘,便在通道放起火来,浓烟上窜,爷爷赶紧在磨盘周围拥上细土,隔断烟路。土匪又在院子用长椽帮上柴禾,放在崖壁洞口火攻烟熏,浓烟顺着土窗窜进“高窑”,爷爷就拿起浇水的棉被,堵住窗口。土匪气急败坏,在院子乱转圈;此时,爷爷瞅准时机,用装有砂子、箭条的老土枪,从瞭望口向土匪开火,院子传来一阵“哇哇”叫,土匪无功而返。最是爷爷不能忘怀的是解放战争那次兵乱:“老广来了,咱全家八口人在高窑躲了三天。”(胡宗南的部队兵员多为两广地区,关中人时称其为老广)……

现场项目部经过与桩施工队协调,增加投入1台广州地区较少使用的旋挖钻机(如图1)。结果,在最后5d的时间里,钻孔桩机成孔92条,旋挖钻机成孔50条,平均10孔/d。支护桩施工按计划顺利完成,为整个地下室施工赢得了时间。

偷上“高窑”,又聆听了爷爷的一番亲身经历,我终于明白:窑洞作为避风遮雨的居所有冬暖夏凉等诸多优点,为什么在主窑的上方再挖一孔小窑?不是为了更好的利用空间,而是为了安全着想。撇开地质灾害不说,在冷兵器时代,贼匪抢掠窑洞,只需一把钢刀,就如入无人之境,老百姓不是被戳,便是被擒。为了改善这个缺陷,“高窑”随即产生---当贼匪入侵时,老百姓及时躲入“高窑”,盖上石磨盘,即是贼匪能够找到“高窑”的入口,也无法向上推开“高窑”的盖板,老百姓便能躲过一劫。

2旋挖钻机的成孔工艺

时空上逆,老辈们因为财力等条件和避难所需居住在这样的窑洞中,一晃已是上百年了;而今,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已定住上了楼房;故乡的原址已搬迁,那废弃的窑洞群依然岿然耸立,而那“高窑”更是悬居崖壁,深邃的目光关注着这人间的沧桑巨变!

旋挖钻机成孔首先是通过底部带有活门的桶式钻头回转破碎岩土,并直接将其装入钻斗内,然后再由钻机提升装置和伸缩钻杆将钻斗提出孔外卸土,这样循环往复,不断地取土卸土,直至钻至设计深度。对粘结性好的岩土层,可采用干式或清水钻进工艺,无需泥浆护壁。而对于松散易坍塌地层,或有地下水分布,孔壁不稳定,必须采用静态泥浆护壁钻进工艺,向孔内投入护壁泥浆或稳定液进行护壁。旋挖桩施工流程图见图2:

“高窑”,人类物质文化的遗产,虽然已失去了它原有的作用,但它的存在却充分显示了农民群众的聪明才智,它是劳动人民在特殊社会环境下,形成的独具特色的居住形式,也是我国居住建筑中的瑰宝,更重要的是它记录了一段段历史。

3旋挖钻机成孔的优点

“高窑”,历史的承载,抹不去的记忆!

3.1广泛的适应性

丁酉年正月初八 孺子牛 思昔于眉塢

本文由冠亚体育app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高窑探究

上一篇:《雍正皇帝》五十六回 十三爷谈笑解兵危 廉亲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