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批评应成为“美的批评”
分类:现代文学

当下的很多文学评论,透露出苍白无力,其中一个严重弊病,就是审美品格的缺失。这种缺失突出表现在文学批评不注重文学的美学形式和审美内涵,而仅仅将文学作为一种社会学和历史学的文献资料。作品中的文学性被冷淡,批评家的眼里根本没有文本,或者是即使看到了文本,那也只是利用它来说自己的话。最终导致对文学审美性的消解。它造成诸多的不良后果,既不利于文学的创新探索,也不利于一个时代审美鉴赏水准的提升。

当下的文学创作在数量上蔚为大观,达到了现代文学无法比拟的创作速度和数量,质量可圈可点。作为对文学创作的肯定文学评论,用文学的方式主动有效地去建设思想文化阵地,不断巩固壮大主流思想舆论,运用历史的、人民的、艺术的、美学的观点评判和鉴赏作品,倡导说真话、讲道理,营造开展文艺批评的良好氛围。

中国当代文学批评现状饱受诟病,尤以近年为甚。文学批评现状不仅受到文学批评家的指责,也遭到作为批评对象的作家以及读者的冷落。不少文学批评,沦为“红包”批评、“抬轿”批评,语言枯燥乏味,无任何美感可言。法国著名文学批评家阿尔贝·蒂博代在其论著《六说文学批评》中将文学批评形态分为自发的批评、职业的批评和大师的批评三种。自发的批评,是一种即时的批评,主要是报刊文学记者的批评;职业的批评,主要是大学教授的批评;大师的批评,是公认的作家的批评,如雨果对莎士比亚的批评。这一分类,并未过时,也适用于中国当代文学批评。现在国内批评界将文学批评形态或者分为媒体批评、作协批评和学院批评三种,或者分为专业类批评、新闻类批评和文化类批评三种。这些都与蒂博代的分类相似。

就文学评论的整体格局而言,从现代性到后现代性,从女性主义到文化研究,从文学生产到文学传播,各种外来的理论轮番地“小试牛刀”,在拓展了文学研究视野的同时,也严重地遮蔽了文学评论中艺术分析和审美评价的匮乏。它首先不利于当代文学的艺术创造,新的艺术探索得不到及时的发现和鼓励,很容易被淹没在大量的粗制滥造的赝品中。其次,不利于社会和大众的审美品位的提升。在市场机制和利益驱动激发出的功利主义和短平快地得到回报的社会心态面前,缺少文化内涵的即兴小品,颠覆经典作品的胡乱改编,亵渎优美典雅的粗鄙低俗,形成流行的文化快餐。针对这一现象,仅靠行政手段是难以奏效的。最为重要的是,要积极推荐和评价优秀的具有较高审美品格的作品,揭示其艺术上的独特成就,提高全民族的审美水准。

文学评论应和文学创作一起“凝心聚力、同心筑梦”,一道坚持文学自觉和文化自信,以理服人、以文服人、以德服人,坚守文学创作的道德高地,自觉承担起繁荣文学创作的历史使命,自觉抒写真情为民的文学精品,为繁荣和发展文学事业贡献力量。

审视国内这三种文学批评形态,都存在一定的问题:自发的批评,主要存在媚俗现象,以求吸引读者眼球;职业的批评,往往脱离文学创作现实,语言枯燥乏味;大师的批评,也不免成为给批评对象唱赞歌的工具。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以为最主要还是批评者缺乏对美的追求,换言之,就是缺乏审美理想。所谓审美理想,一般认为,属于审美意识,是人们对艺术和美的最高要求和愿望。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审美理想。批评者个体的审美理想凝聚为社会整体的审理理想。因此,文学批评者应确立自己的审美理想,要使文学批评成为“美的批评”。成为“美的批评”,不是对批评对象一味唱赞歌,而是在以“真”和“善”的前提下突现“美”——审美价值。“美的批评”,至少应该具有以下五种美的特质。

审美性是文学的命脉所在

增强服务大众的意识,文学需要走向社会、服务人民群众。坚持服务大众,把优秀的作品推介给读者,歌颂人民、鼓舞群众,是文学评论要树立的价值导向。用文学振奋民族精神,是文学应担当的历史使命。勇于创新创造,用不忘初心的态度坚持文化自信与文化自觉,是文学评论实现社会价值的根本途径。坚守艺术理想,用先进文化促进民族团结,是评论家积极立德立言的职业操守。

一、时代与民族性的统一美

文学艺术之所以能够在人类文明史上争得一席之地,历经数千年而不衰,是因为它蕴含了社会生活和人类心灵的丰富内容,也携带着特定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诸方面的众多信息,但其立身之本,首先是满足了人们的审美需要,给人们带来了感性的丰盈和审美的愉悦。孔子论述诗歌的功能为兴观群怨,兴,朱熹注之为“感发意志”,就是审美活动中产生的愉悦感,包括感性唤起、情感应激、联想和想象、评判和取向等。恩格斯也指出:“我们决不是从道德的、党派的观点来责备歌德,而只是从美学和历史的观点来责备他。”前者廓清了文学的审美感受性的重要,后者指出文学评论的独特尺度。在自然科学和历史学、伦理学、心理学等人文学科之外,人们之所以需要文学,就是因为它直观性和可体验性,因为其有独特的有魅力的形式感,韵律、节奏、语感、情思、人物、情节、象征、意境等。同时,审美感性又和日常生活的感性不尽相同,它已经演化和积淀为感官感受中,变成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深层情绪反应”。

文化是一个国家与民族核心价值的重要支撑,弘扬、传播先进文化是知识分子的社会职责和崇高使命。国家和民族存在的标志就是它与众不同的核心文化,文学作为文化艺术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和有力传媒。作家和评论家的社会属性,决定其必须承担起传播文学力量的社会责任和社会使命。

文学作品反映时代中的人与事,表现时代精神,因而具有时代性。文学作品又具有民族性。不同民族的文学作品反映了不同民族物质、精神生活等特点,因而有“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一说法。作为对文学作品加以评判的文学批评理应达到时代性与民族性的统一美。也即文学批评要善于将文学作品中的时代性与民族性统一美揭示出来,给读者以审美感受。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其颁奖词“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对莫言文学创作的创作方法、艺术特征、历史价值和审美价值作了高度概括。其中也含有莫言的文学创作达到了时代性与民族性统一美之意。莫言的小说大都以“高密东北乡”为背景,高密东北乡已成为与魔幻现实主义代表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笔下的“马孔多小镇”相似,具有时代性与民族性统一美之特征。揭示这种统一美应成为文学批评的主要任务之一。

因此,在文学评论中,对这种审美感性的注重,中外皆然,古今一理。中国的诗歌鉴赏,不是那种“镜花水月”、“羚羊挂角”式的譬喻,就是“清新”、“俊逸”、“浑大”、“通脱”式的描摹,讲气韵生动,讲意境悠远;对古典小说的评论,则是以贴近文本的评点方式进行,金圣叹与《水浒传》,脂砚斋与《红楼梦》,张竹坡与《金瓶梅》,都是绝好的例子。

文学仅有作家不行,还要有广大的读者和文学爱好者,文学评论就是要搭建广大读者和作家之间的桥梁,积极发挥优秀作品的推介和传播功能,扩大文学的社会影响,让更多的人热爱文学、传播文学、从事文学,从而夯实文学事业持续发展的社会基础。

二、感悟与理性的融合美

可以说,审美不是万能的,但是,文学创造和文学批评,离开了审美评判是万万不能的,即使在特殊时期,也概莫能外。比如,一些论者认为,一部中国当代文学史充满了政治色彩,包含了太多的政治内容,以至于它是几乎是由政治运动推动向前不断激进地走向极端。但不管如何,它又依然是文学,在政治之外,它还有文学性的东西存留下来。正是文学性和审美品格,成为当代文学得以成立的重要依据。王愿坚在世的时候,讲到胡乔木对他编剧的电影《四渡赤水》的批评,胡乔木说,观众花钱买票进电影院,要看的是艺术啊,要是为了了解历史,买一本历史教科书就行了。这也是对文学的审美品格的呼唤吧。

坚守文学评论的时代价值与批评精神。把握文学评论的思想之本、舆论之场、文化之魂的价值判断,积极发挥评论对于创作、阅读的促进和引领作用,通过对文学作品思想意义的揭示和对文学思潮、文学运动理论背景的分析,对新时代的审美潮流、精神追求、价值取向等起到导航作用,并潜移默化地影响作家和广大读者对文学品质的追求。

当今的文学批评,有些缺乏艺术感染力,有些缺乏理论深度、思想深度。其原因之一在于文学批评未能达到感悟与理性的融合美之境界。文学批评是文学的批评,既有直觉性、感悟性,又有理性、分析性,二者不可偏废。倘若仅有直觉性、感悟性,而缺乏理性、分析性,则文学批评往往缺乏理论深度、思想深度。倘若仅有理性、分析性,而缺少直觉性、感悟性,则文学批评难免缺乏艺术感染力。古今中外优秀的文学批评著作都达到了感悟与理性的融合美之境界,像中国南朝梁著名文学批评家刘勰的《文心雕龙》,俄国大批评家维萨里昂·格里戈里耶维奇·别林斯基、尼古拉·加夫里诺维奇·车尔尼雪夫斯基等人的文学批评著作莫不如此。感悟与理性的融合美是文学批评的审美理想状态之一,应该成为每个文学批评者的自觉追求。

本文由冠亚体育app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文学批评应成为“美的批评”

上一篇:品读水浒传: 《水浒传》与水浒戏-刘荫柏 下一篇:试验与探索:管窥2008年俄语布克奖评选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