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平沙空茫茫
分类:现代文学

记得很早以前看Discovery介绍《复活节岛》的时候,当即被海岸边矗立着的那些面朝大海的巨石像所震撼。石像粗砺而诡异,表情冷漠、神态庄重,透露着原始文明崇高的信仰张力和质朴的审美志趣。通过它们,我可以感受到先民们对自然的思索,以及将那些经验的或超验的知识都融入日常生活中去的淳朴态度,我也够分明感受到那遥远而古老的民族心深处渴望家园与幸福的、强烈的生命律。通过解说我才知道,原来那石像的来源是个谜,沉默的巨石人像迄今仍尘封着一段无法破解的历史传奇。我为当前的智力和技术不能达到那神秘的源头而深深遗憾,也对活节岛陌生而新奇的历史感到好奇。 “这是一个接近‘粹’的生态崩溃。”贾雷德·蒙德在书中对复活节岛的历史做出了一种令我吃惊的、悲剧性的回答。戴蒙德认为,复活节岛的社会和生态在殖民入侵之前就已经崩溃了,这样并不是为殖民主义开脱罪责。现在的考古断定,岛上大约在公元400到700年间开始有人类活动。那时的复活节岛的确是个小天堂,岛上被茂密的亚热带森林覆盖。在这片物产富饶的土地上,人口的快速增长,对森林的利用率也不断加快。到15世纪时复活节岛上的森林已经消失,绝大部分树木已灭绝。人们砍伐掉最后一棵树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所有的陆地鸟类和半数以上的海鸟种类全都灭绝了;没有到深海捕鱼所必须的木头来造船;森林消失必然造成水土流失,土壤变得越越贫瘠。人们普遍处于饥饿之中,饥饿产生仇恨。于是“赤裸裸的森林的消亡爆发了战争,精英阶层被打到,著名的石像也推翻在地,无数人口逐一死去。”复活节岛彻底崩溃了。 今天,人们只能在对石像的凭吊中去回忆这个孤岛曾经的辉煌,也只能面对着岛上贫瘠的荒地去感慨这一生存悲剧。复活节岛是贾雷德选择分析的第一个崩溃的社会案例,它清楚地提供了一个过利用资源的社会如何自我毁灭的例子。崩溃的过程分前后两个阶段:首先是人类对环境的破坏性影响,其次是环境严重恶化之后对人类社会政治、经济等的反作用。这使人不由得想起恐怖的“马尔萨斯幽”。区别在于,复活节岛个极其孤立而微小的社会,“马尔萨斯幽灵”只会降临一次,过后就只会“寂寞平沙空茫茫”。然而当今的地球在宇宙中,就像复活节岛之于太平洋一样孤立而渺小。复活节岛崩溃的原因,实际上正是当前地球所面临的灾难的根源。所以复活节岛的崩溃正是世界末日的隐喻,这种隐喻使我们怀疑“有一天游客会不会满怀神秘地遥望纽约摩天大楼锈迹斑斑的遗址,就像今天的我们注视着丛林密布的玛雅迹?” 戴蒙德熟练地处理着丰富而详尽的资料,一方面是文明幻灭的历史悲剧,另一方面是关于困难重重的当代危机。古往今来无法逃避的是这种生态灭绝的压力,他在思考:能否通过研究历史教训,为当代人类从危机中为未来开辟一条通路呢?这是一个社会历史学家朴素的研究主题,但他更欢称自己为人类历史学家,从而突出人向度。 文明社会是可以在自己的手中“崩溃”的。这里的“崩溃”戴蒙德指“在相当大的地域范围内,历经一段时期,人口数量和政治、经济、社会复杂性的遽减与衰败”。除了复活节岛,太平洋的皮特凯恩和汉德森岛,以及阿纳萨兹人、玛雅人和维京人,都是崩溃文明的陈列馆。手触冰冷而僵硬的历史骨骼,戴蒙德不由地发问:一个经伟大的社会为何最终会走向崩溃?是什么使得一个社会变得特别不堪一击?为什么当我们反观过去,即便问题是如此明显,当时的社会却无法察觉到自己将深陷绝? 复活节岛的隐喻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都通行,现代文明的智慧还不足以躲避“马尔萨斯幽灵”的困扰。1994年的卢旺达种族屠杀之快、死亡人数之多、手段之残酷、世界反应之冷淡,让人几乎不敢相信那是真的。事实上,卢旺达的环境与经济问题早已到了崩溃的边缘,种族冲突不过是导火线而已。更让人担心的是像澳大利亚这样的生态脆弱、环境问题严重的大国,如何通过社会对生态环境问题的决策来避免这种宿命? 朋友看到书的封面就对我说,“这本书真崩溃,作者一定是个悲观主义者吧!”我说不作者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我并不是在偷换概念。在当前严峻的环境问题的逼迫下,现实主义必然导致悲观主义,这不需要额外证明,而是将现有状态做线性强化外推。恰恰相反,如果谁自称是现实的乐观主义者,那么他倒是应当提供证,而且是比较可靠的证据。贾雷德称自己是“谨慎的乐观派”,他提出了三种理由来论证:我们拥有不让危机发展去的选择权;环保思想在世界各地越来越普及;全球现代化使得现代世界紧密相联。在我看来,这些证据都不是可靠的,甚至可以用来支持悲观主义。这些理由和珍妮·古道尔在《希望的理由》中提出来的理由性质基本相同,是一种主观的希望,一种发自内心的关怀。古道尔的理由虽然不能在逻辑上说服我,但她坚毅的行动和不屈的精神却总是鼓舞着我。贾雷德也同样。 人类信念能够克服悲观情绪,但无法将一个后天结论变成一个先天真理。如果我们的头脑能够足够地清醒,如果我们愿意回视那些反驳我们信念的案,就会发现人类社会经过了上万年的发展才步入今天的文明时代,当我们动辄以某某文明的悠久历史而骄傲的时候,往往忽视了那些和我们具有共同血的消失了的社会。也许我们可以说在整个人类社会的大进化中,总会不断淘汰一些落后的文明,但是不要忘了,其中的一些文明不是在强敌的入侵下消亡的,而是消失在内部的生存压力下。而今天,尽管我们拥有史上最发达的技术力量,但是我们也分明感到,曾经消亡文明的那些内部生存的压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逼迫着我们。因而,回头分析那些文明消失的原因,就是实的,也许它可以提供我们缓解压力绕开陷阱的线索。

课本之外其实有许多有趣的历史故事,在民间流传悠久,是许多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揭秘复活节岛巨石像运输之谜一起来看看吧。

复活节岛位于太平洋东南角,距智利海岸3900公里,面积117平方公里,居民2300多人。1722年荷兰航海家登岛那天恰逢复活节,故命名复活节岛。1888年归属智利,当地波利尼西亚语称"拉帕·努伊",意为"地球的肚脐",表示自己是地球的中心。因当年火山灰的覆盖,动植物贫乏。最具神秘色彩的是岛上的历史古迹,被称为"露天博物馆"。全岛发现1000多尊巨大的半身人面石像,其中600尊整齐地排列在海边的石岛上。石像大小不等,高6-23米,重约30-90吨,它们形象诙谐,面对大海,若有所思。

复活节岛上的巨石人像高度在4到33英尺之间,一些巨石像的重量超过80吨。一直以来,没有掌握现代技术的古人如何运输这些庞然大物就是一个不解之谜。根据刊登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发现,古代的玻利尼西亚人可能借助绳索拉动巨石像,利用巨石像的摇摆一点点向前挪动。

图片 1

复活节岛巨石像凝视着远方的大海,一直充满神秘色彩。来到这座海岛后,玻利尼西亚人破坏当地的生态系统,最后也难逃自我毁灭的命运。巨石像是古代的纪念碑,高度在4到33英尺之间。据传说,巨石像是玻利尼西亚人从远方的一个采石场运到现在位置。大约公元800年,玻利尼西亚人驾驶独木舟横渡太平洋,在海上行进了1000英里后来到复活节岛。巨石像造好后,他们便立即着手运输。

一些巨石像的重量超过80吨,没有掌握现代技术的古人如何运输这些庞然大物一直就是一个不解之谜。根据刊登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发现,古代的玻利尼西亚人可能借助绳索拉动巨石像,利用巨石像的摇摆一点点向前挪动。不过,岛上居民坚信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解释。居民苏里-图基表示:“专家们可以想说什么说什么,但我们知道事实真相,巨石像是走到目的地的。”

从某种程度上说,岛上居民的观点是正确的。科学家在试图还原运输过程中采取的方式形象地说就是“直立行走法”。之所以采取这种方式源于巨石像的具体特征。巨石像腹部突出,重心前倾,有利于采用这种运输方式。运输时,18个人借助绳索拉着巨石像来回摆动,一点一点向前挪动。在此过程中,巨石像两侧分别有4个人,后面是10个人,整个过程就像拉住在草地上狂奔的宠物狗。

本文由冠亚体育app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寂寞平沙空茫茫

上一篇:斯图尔特·霍尔:文化研究的核心是文化政治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